河南机械设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济南琉璃草网络技术公司

济南地铁建设者五年不能回家过年

2021年08月30日 河南机械设备网

济南地铁建设者:五年不能回家过年

春节将至,一年一度的春运也已拉开序幕。常年离家在外的游子们,有些已经回到家准备过年,有些正在返 乡途中,有些也早已买好了返乡的车票,期待着除夕夜与家人的一顿团圆饭。但是还有一些人却不能回家过年,济南的地铁建设者们就是这其中的一个群体。上周末笔者来到中铁十四局负责施工的轨道交通R1线地下段土建工程一标项目部,与“地下工作者”们进行交流,了解这个群体工作的不易和对家人的思念。

半个月见不到太阳

7月23日,在R1线玉符河站和王府庄站之间的过渡段,济南首台盾构机“开拓一号”正式始发,济南地铁开始进行地下隧道的挖掘。此盾构机直径6.68米,长85米,挖掘深度在地下15米左右。随着盾构机的下地,一批工人也转入到地下工作,管片拼装工卞红彦和盾构机司机朱中洋就是其中的代表。

朱中洋的驾驶室是个空间不足3立方米的小房间,这也是盾构机的主控室,里面有四个触摸屏,显示各种数据和主机的实时监控画面,操作台上有一排排红黄绿按钮。“我需要紧盯屏幕,观测各种数据的变化,然后根据数据变化进行相应的调整,从而确保盾构机顺利推进。”朱中洋介绍说,在地层土质比较松软的情况下,盾构机半个小时可以推进一环,也就是1.2米,“如果碰到硬的地质岩层,推进一环得花一个多小时。”掘进一环后,盾构机前的刀盘停止工作。而后卞红彦就开始了他的工作,他双手控制手柄操纵拼装机对管片进行拼装。“一环需要拼接6个管片,大的管片有近4吨重,小的管片也要重达1吨多。”卞红彦说,“所以在用手柄操纵管片安装的时候需要全神贯注,马虎不得。”

除了司机和管片拼装工外,盾构机内还需要有人负责运送管片、拧螺丝、清运渣土等等。“一个班组有十六七人,盾构机昼夜不停掘进,我们是白班晚班两班倒。半个月一轮,这半个月我们上白班,工作时间是早七点到晚七点。”卞红彦告诉笔者,“我们早上六点多就得往里走,冬天的话那时候天还是黑的。午饭我们也是在盾构机里吃,所以上白班的话半个月见不到一次太阳。”

夏天盾构机内温度达50℃

1月15日上午10时许,笔者来到位于省邮电学校附近的施工项目部,因为其他工地线路改线需停电一天,盾构机未能工作。相关负责人介绍说:“停了电,隧道里也是漆黑一片,所以不方便下去看了。目前得走个三四十分钟才能走到盾构机那。”也正因如此,笔者未能进入隧道。但是在11月23日,R1线穿越京沪铁路那天,笔者曾经进入过隧道,当时从路口走到盾构机的位置也需要二十来分钟。

“这两天室外最冷的时候气温都是在零下,但是在盾构机工作的时候,那里的气温可以到二十多度,比外面暖和很多。”卞红彦说,工人们进入到盾构机处工作的时候都是把外套脱掉,然后只需要穿一件保暖衣或者薄毛衣就可以。据悉,盾构机在运行的过程中要散发出大量热量,从而也导致其周边气温的升高。

冬天温度高是好事,但是到了夏天,高温就是一种煎熬。在最热的那几天,盾构机内的温度能到50摄氏度,“里面的湿度也大,待在那就像蒸桑拿一样,一会全身就被汗水浸透了。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光着膀子在里面干活。”卞红彦介绍说。

连续五年不能回家过年

卞红彦是菏泽郓城人,20出头就外出打工,从2007年开始在盾构机里干一些杂活。到了2013年,他正式成为一名管片拼装工,如今也是他那一组16个人的班长。但是也正是从2013年开始到现在,卞红彦已经连续四年没有在家过年了。

“之前在染布厂染过布,也盖过楼房。到后来进了盾构机里,感觉找到了一个相对稳定点的工作。像盖楼房的时候,一个楼房半年就盖好了,就只能再找其他的事情,非常不稳定,而现如今也算是掌握了一门技术。”相较于之前的工作,卞红彦对自己的这份工作很满意。

卞红彦家里有三个儿子,其中大儿子16岁,上初中三年级。另外两个儿子是双胞胎,目前只有9岁,上小学三年级。此外,他的父母也已年近70岁,因为要照看老人和孩子,卞红彦的妻子没有外出打工,而是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干一些零活,每天只有四五十元的收入。“我们那边的年轻人基本都是外出打工,在家种田的很少了。我对象也想出来打工多挣钱,但是实在脱不开身,所以我得多挣钱。”说到这里,卞红彦笑了起来。

“我还年轻,刚出来工作两年,虽然也想家,但是没他那么多牵挂。”一旁的朱中洋告诉笔者。朱中洋今年25岁,在2016年初成为了一名盾构机司机。

因为工期等原因,卞红彦他们今年还是不能回家过年。

蹭网跟家人视频

像卞红彦一样,进行地铁建设的多数工人一年只能回家两三次。卞红彦上次回家是在去年10月份,因为机器检修,得以回家待了一星期。

远在他乡,电话成了卞红彦和家里人联系的主要方式。“每天都会打个电话报平安,十几年前是买张磁卡,用路边的座机联系。后来有了小手机,联系起来就方便多了。而在去年我又买了现在的手机,现在可以用网络跟家里人视频了。”为了跟家里人视频,卞红彦经常去工地附近的一处快递接收点蹭一下无线网。

卞红彦有一米七五的个头,身材精瘦,因为整年在地下工作的缘故,他的脸庞不像地面工地上的人那样黝黑。在和笔者交流的一个多小时里,卞红彦并不健谈,但是脸上总是堆积着笑容,热情又朴实。

“今年在济南,离家还近一些,之前在广州、长沙和兰州等地,回趟家在路上就得耽误上几天。说不想家是假的,怎能不想家呢?其实平常还好,尤其是到了过年过节的时候,就更加想家了。”卞红彦去年在兰州的一个工地上过的年,除夕当天,工地放了一天假,他和工友们包饺子吃,他觉得也挺欢乐,“但是当周边噼里啪啦的响起鞭炮声之后,就止不住的想家了。”说到这里,卞红彦用手摸了一下眼睛。

据悉,春节过后用不了多久,盾构机将会有一次修整。那时候,卞红彦和他的工友们便可以回家与家人团聚了。

软件定义存储解决方案

可扩展服务器

智能服务器

医疗信息化解决方案